愿流氓资源网能够帮您学到有用的知识,精简美观,不做大多数!

古代屠城是每个人都要找出来处死吗?

流氓大叔2023-01-10 10:01:14好文分享

作者 / 伦苏

屠城,一为发泄,二为抢劫。

那时候的兵,不是穷苦之人也不会去当,就是混口饭吃,每天把脑袋栓在脖子上,指不定哪天就没命了,所以有机会放纵欲望,是绝不会克制自己的,一旦军队下令屠城,那么士兵抢劫来的财货、女人全归自己所有,没用的男人就杀了了事,这样对残暴的统治者来说,既发挥了军队部下的积极性,多劳多得,又能对其他反抗的地区加以震慑。

前段时间正好看了王秀楚的扬州十日记,最开始清军准备屠城的时候,士兵们先挨家挨户要钱,也不是要很多,一旦有富户给万金,就被直接被杀。于是,很多人放松了警惕,觉得是纪律严明的军队。

望北来数骑皆按辔徐行,遇迎王师者,即俯首若有所语。是时,人自为守,往来不通,故虽违咫尺而声息莫闻,迨稍近,始知为逐户索金也。…後乃知有捐金万两相献而卒受毙者,扬人导之也

接着一批人开始掳掠当地的妇女,其他的人就开始提刀杀人,直接破门而入,不少人不敢躲在屋里,就爬到屋顶上,暴行从早杀到晚,黑暗中不时有人发出哀嚎,到了深夜满兵累了,幸存的人才从上面摸下来,生火做饭。

古代屠城是每个人都要找出来处死吗?

天渐暮,敌兵杀人声已彻门外,因乘屋暂避;雨尤甚,十数人共拥一毡,丝发皆湿;门外哀痛之声悚耳慑魄,延至夜静,乃敢扳檐下屋,敲火炊食。

后来清兵嫌弃杀人效率太慢,就谎称有安民符节,大概就是良民证一样的东西吧,藏匿的人于是出来,三个满兵带着五六十号人,有男有女有小孩,先把每个人的钱财都搜刮一遍,再赶去集中屠杀,走的慢了直接路上就杀了,妇女因为是小脚所以经常摔在雨水的泥泞地里,而有些妇女带着婴儿赶路更加不便,就直接弄死,甩在路边,到处都是婴儿的尸体,路过的沟壑里全是残肢和尸体,血水太多都变成了五颜六色。

数十人如驱犬羊,稍不前,即加捶挞,或即杀之;诸妇女长索系颈,累累如贯珠,一步一蹶,遍身泥土;满地皆婴儿,或衬马蹄,或藉人足,肝脑涂地,泣声盈野。行过一沟一池,堆尸贮积,手足相枕,血入水碧赭,化为五色,塘为之平。

他们去的地方是扬州某个大户人家的房子,里面已经有一个当地浓妆艳抹的妇女,在拿抢劫来的财货,极尽媚态,还有几个不知哪里掳来的制衣女人,她们的作用,就是给前面路上所有妇女换衣服,妇女们赤身裸体,被满兵左拥右抱,喝酒调戏,不胜羞恼,难以启齿。

诸妇女因威逼不已,遂至裸体相向,隐私尽露,羞涩欲死之状,难以言喻。

男人就赶到前堂一个个杀,满兵提刀一呼,人们心惊胆战,没有不乖乖向前受戮的,这样的场景整个扬州城到处都是。

一卒忽横刀跃起向後疾呼曰:“蛮子来,蛮子来!” 近前数人已被缚,吾伯兄在焉。仲兄曰:“势已至此,夫复何言?” 急持予手前,予弟亦随之,是时男子被执者共五十馀人,提刀一呼,魂魄已飞,无一人不至前者;

这时候能躲的地方,要么是荒郊野岭,坟地之类的地方,要么就是房屋的夹层地道里,还有些人躲在茅草堆里,有被长矛赶出来杀了的,还有恐吓出来杀了的。几个满兵为了争抢女人而争吵,几十人白日野合,轮而奸之,有一个穿红衣的满兵压着少妇和女童和幼儿往前,小儿吵着要吃东西,于是一刀劈去,脑裂而死,带着妇女和女童走了。

数人复入草间,予窥其中,置大方桌数张,外围皆草,其中廓然而虚,可容二三十人。予强窜入,自谓得计,不意败垣从半腰忽崩一穴,中外洞然,已为他卒窥见,乃自穴外以长矛直刺;当其前者无不被大创,而予後股亦伤。於是近穴者从隙中膝行出,尽为卒缚,後者倒行排草而出。
(满兵)所掳一少妇一幼女一小儿,小儿呼母索食,卒怒一击,脑裂而死,复挟妇与女去。

满兵看到屋子里有棺材就会直接离开,去别处找其他人,因此也有人躲在棺材里,比如作者本人,但是有些当地的向导会故意带着满兵去抓人,于是乎,这么做也不行了。后来士兵放火赶人,很多人害怕活生生在屋子里被烧死不敢出来。只要有一个满兵,无论有多少人,哪怕有一百人,都只会跪地求饶,丝毫也不会反抗。

忽又烈火四起,何家坟前後多草房,燃则立刻成烬;其有寸壤隙地,一二漏网者,为火一逼,无不奔窜四出,出则遇害,百无免一。其闭户自焚者由数口至数百口,一室之中,正不知积骨多少矣……
刀环响处,怆呼乱起,齐声乞命者或数十人或百馀人;遇一卒至,南人不论多寡,皆垂首匐伏,引颈受刃,至于纷纷子女,百啼,哀鸣动地,更无论矣!

遇到拿出钱只能保存一时,一批一批过去搜刮干净了,迟早也就是死的事了。

大约此际无处可避,亦不能避,避则或一犯之,无金死,有金亦死;惟出露道旁,或与尸骸杂处,生死反未可知。

十日之后,整个城变成了人间地狱。

死去的尸体开始变黑腐败,瘴气熏天,到处在焚烧尸体,官府通知寺庙里的和尚们善后入殓。

初四日,天始霁,道路积尸既经积雨暴涨,而青皮如蒙鼓,血肉内溃。秽臭逼人,复经日炙,其气愈甚,前後左右,处处焚灼,室中氤氲,结成如雾,腥闻百里。盖此百万生灵,一朝横死,虽天地鬼神,不能不为之愁惨也!

传府道州县已置官吏,执安民牌遍谕百姓,毋得惊惧。又谕各寺院僧人焚化积尸;而寺院中藏匿妇女亦复不少,亦有惊饿死者,查焚尸簿载其数,前後约计八十万馀,其落井投河,闭户自焚,及深入自缢者不与焉。

这大概就是一次屠城过程了。

能活下来的人,要么是对军队有用的人,当向导帮清兵搜刮财帛,比如追查万金的富户,还有躲在棺材里的同胞。以及帮妇女制作衣服的衣匠,抓来给士兵做菜烧饭干活的平民。

要么就是抢掠的妇女,虽说毫无自尊,但或许能够因此不被杀。

再要么就是作者这样,运气非常好,九死一生,躲过一次次屠杀的人了。

—— 人性之恶,莫过屠城了,数百年之后读来仍觉得周围血腥不矣,唏嘘感叹。

来源:知乎

网友评论